You are here學術會議

學術會議


香港文更重視學術會議作為學術對話和交流的平台,是以推動並資助高校舉辦學術會議,包括促進宗教文化領域相關的學術議題,如「災難與宗教」、「宗教對話與和諧社會」、「宗教文化與社會關懷」等,以及回應社會發展的文化議題,如「都市發展與文化保育」、「城市的文化傳承」等等。



「走向中華神學的建構」會議

基督教傳入中國已有二百年的歷史。在西方歷史裡,基督教興起到第一世紀末,使徒時代結束,就進入了神學反省活躍的「教父時代。這個時代是基督教融入希臘羅馬文化的偉大過程,並因此使基督教生根於西方文化。

 

基督教最初傳入中國的時候,是一種西方神學所講的基督教。這種西方神學的基督教,是因應西方文化中的問題而產生的,例如三位一體、基督論等都是為了回應希羅文化的問題而產生的。但當傳教者將一些西方文化的思想結論帶入中國的時候,往往會發覺這些問題並不是中國所要問的問題,也不是中國人所重視和反省的問題。對中國人來說,基於文化的背景,他們對基督教的看法會有不同的思考。

 

中國的思維方法,亦與西方大大不同。中國不重抽象性的邏輯推論,卻重具體的、可通過修養去體驗的真理,也重整體性和關係性的思維。中國神學反省,必須能運用中國的思維方法和特有理念,去建造中國基督教的神學。

 

中國人的神學問題,與西方很不同,如儒家很重視道德良知,這種道德良知是否能夠令人得救呢?若不能夠,是什麼原因呢?

 

中國人對於基督教中「」的觀念相當抗拒,特別是「原罪」的觀念。如何以中國文化的特色和概念來處理罪的問題,是中國神學反省中一個重要的課題。

 

還有就是「終極真理」的問題,例如上帝與太極、天、道等等的觀念如何能統合融會,又不失去基本信仰立場呢?還有對因緣起滅、空的觀念,道與無為的觀念又如何從基督教神學中理解?這些方面亦需要有更多的思考。

 

另一個很嚴峻的問題是,基督教傳入中國的時候是西方對中國最迫害的時候,因此宣教士與西方文化扯上了關係,讓中國人認為宣教士與西方帝國主義是同一陣線的,從而引起了很嚴重的誤解。

 

中國在近二百年救亡圖存,要找尋中華民族的命運,要重新建立自己,這種歷史的傾向在中國時代發展中很重要。基督教神學如何探討中國時代性需要的歷史問題呢?如何以基督教承擔中華民族命運的角度來發展基督教?亦是中國神學需要深入反思的。

 

今天我們很需要以中國人的心靈來消化基督教,然後以中國人心靈所產生的問題來探討中國的神學思想。只有通過中國人的心靈去消化基督教,才能夠一方面讓基督信仰對中華民族的命運有所承擔,另方面使基督信仰與中國文化的概念交滙與融合,使基督教能夠在中國生根。所以當前我們一個很重要的職責,是使基督信仰與中國文化及時代的需要連結。

 

2008年8月29日至30日,幾位有中國哲學造詣的神學反省者,包括羅秉祥教授、楊慶球牧師、吳宗文牧師及梁燕城博士等,在深圳進行一高端的中華神學研討會,由香港文化更新研究中心舉辦,深入探討建構中華神學的可能方向,研究關係理念、整體網絡理念、感通理念、具體真理觀的理念、修養與靈魂上溯的功夫、古中國上帝觀與上帝啟示的上帝觀,及中華神學的方法論等,各自發表論文。從新理念去整理神學思維,並在討論中研究如何建立一個中國基督教的宇宙觀,去回應民間宗教的種種現象。研究結果稍後會在文化更新研究中心出版十四年的學刊《文化中國》上發表。

 

如今構思下一個中華神學研討會,擴大邀請更多神學工作者參加,以後更會成為更大神學研討會,廣邀各思考者加入。

 

西方世界已轉入後現代文化,中國正在興起當中,中國當代基督教神學反省者須探討基督教生根中國文化,承擔中華民族命運,及構作「後後現代」的信仰文化方向,此均是中華神學的思想主題。

其他會議

年份: 2013
會議
「走向中華神學的建構」會議